黑退火带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黑退火带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杰弗里萨克斯改善环境需中美等国通力合作

发布时间:2021-01-21 16:44:39 阅读: 来源:黑退火带钢厂家

杰弗里-萨克斯:改善环境需中美等国通力合作

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于3月21日-23日在北京举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杰弗里-萨克斯出席并演讲。   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于3月21日-23日在北京举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杰弗里-萨克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教授白重恩、中国国际发展研究网络主席李小云等参加讨论。

以下为演讲实录:  提问:我来自中信证券(32.35, 2.66, 8.96%)。我想问杰弗里-萨克斯教授一个问题,关于巴黎今年的展望。巴黎会议希望达成一个共识,这个重要性大家都很清楚。听了您的介绍,我感觉不太容易。如果说达到一个共识,但比较松散的,是起不到作用的。特别紧的话,也可能大家同意,到时候做不了,或者是有几方可能受到一些损失。您提到了中国起到的作用非常重要,我也是非常同意,而且全世界恐怕都想看中国发挥的作用是什么。  您刚刚提到中国的重要性,中国应该如何对待这个问题?不能说为了在世界上得到支持或者是得到很高的荣誉而在经济方面受到损失。如果您是国家领导人,应该怎么做这个事情?  杰弗里-萨克斯:世界应该取得共同的成绩,才能使全人类免逃气候变化带来的威胁。几年前,美国、中国等主要国家都同意要把温度上升的上限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因为如果不是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地球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化,而威胁到人类的生存。为了能够实现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目标,就需要在本世纪中叶建立新的能源体系。这不是今年、明年就能完成的。但是,这是一个重大的转变。也就是到本世纪中叶,所有国家都要建立起新的能源体系。  这是不是现实,能不能做到?我想答案是肯定的。因为零碳排放技术是可以帮助我们实现转变的。如果我们使用风能、地热能、核能、风能等等,这些都是零排放的技术。美国、中国可以以非常低的碳排放运行庞大的经济体量。我做了一些研究,包括在中国、美国、欧洲的研究。研究结果显示出这是现实的,我们需要30-40年的实现完成转变,是可以实现的。这并不是为了牺牲谁,而是要拯救所有人。  第二是要了解其中的政治。中国要做的前提条件是美国也去做。这是合适的。因为中国现在说的是,并不是要损害我们自己的经济立以来赢得大家的表扬。中国现在的人均排放只是美国人均排放的一半。当然,中国会说我们愿意采取措施,但前提条件是美国应该做得更多。换句话来说,我们应该在本世纪中叶达到同等的人均排放水平。这就意味着美国要做得更多。因为要从50吨下降到1.5吨,中国并不需要花这么大的力气。这是我首先要说的,作为中国的领导人,你要我们行动起来,前提是你应该行动起来。  第二点是我们要通过技术合作实现目标,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共同努力,迅速地开发出更好的碳排放技术,比如说应该有合作伙伴关系来研发这样的技术。也许这听起来比较理想主义,但我认为其实这是很有实践性的,也是很现实的。因为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再浪费了。  如果在中国的北方看到缺水的问题,我们肯定不开心。因为气候变化会导致干旱,或者因为海平面上升而伤害了中国的沿海城市和地区,中国也不会乐于所见。这是所有国家都面临的问题,在美国的西海岸、东海岸也出现了气候变化带来的自然事件,我们要通过努力防范这样的事件。现在非同寻常的就是时间表,不可能以五年为周期完成工作,必须设定短期目标和长期目标。  如果目标太远,可能没有远见。在美国,我们不用煤而用气,但气也不够,气也是化石燃料。我们感觉很好,我们不用煤了,用了天然气,问题是天然气还不够好,也不能帮助我们达到目标。因此,我们必须认真地计算一下需要采取什么措施。  第三是国际政治的问题。在美国最为强大的游说部门就是石油部门,石油部门是最强大的部门。德克萨斯是美国的油都,美国的参议院反对一切,美国国会可能跟中国领导人说不要相信奥巴马,就像他们给伊朗总统发的信一样。美国的参议院不太讲理,不太稳定。各个国家需要达成一致。中国的煤炭行业可能比较强,美国的石油行业可能比较强,他们都说“不”。我们需要跟他们一块。两个国家需要共同协商更好的办法,告诉自己的游说者,要冷静下来。确实要向低碳经济转变,这是唯一的出路,也就是进行合作,没有合作就没有机会成功。  主持人:时间关系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提问:这个话题是很重要的,但可能萨克斯教授会失望。中国很多人对这个话题持怀疑,很多人没有深入研究。联合国制定这个目标,比较成功的是千年目标,减贫的,实现得非常好。但是,在气候变化、环境上的目标基本不成功。请萨克斯教授分析一下,为什么在减贫目标上联合国实现得非常好,而在环境和气候变化目标上的进展非常有限。在这种情况下,您还对今年的两个谈判抱很大期待吗?  杰弗里-萨克斯:你问得问题非常好。为什么气候变化的进步非常小?我想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对于应该做什么没有很好的共识,外交家之间的谈判太多,工程师参与得太少。有很多谈判,实际上需要工程师帮助我们解决问题。我跟工程师谈的时候,他们给我们提供了很多解决方案,但他们没有参加谈判,各国政府还做得不够。他们需要知道减排的切实方法。  游说力量太强,包括石油行业、煤炭行业。美国有一半的州在发生变化,另外一半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为什么呢?有大的改变的州没有石油行业。没有发生变化的州,煤、油行业非常强,这是地方政治。如果看一看加利福尼亚,加利福尼亚成功的减排,也许是全世界减排方面做得最成功的地方。因为加利福尼亚没有煤气产业,是很多太阳能、核能、风能、地热能、水能。他们承诺要做到零排放。如果是看看美国其他州,石油部门和天然气部门是非常强的,煤炭行业非常强,他们说我们做不了。因此,政治是第二个因素.  第三个问题是缺乏合作。问题是美国应当起到领导作用,20年前就应该做了。但是,美国当时做了非常不光彩的事情,虽然签署了气候条约,但美国说除非中国采取措施,否则我们不会采取行动。但是,中国说你们已经签了,你们应该带头。如果翻看1992年的条约,美国有责任采取第一步,而美国并没有遵守条约规定。中国的反对是对的,中国说我们为什么要先采取措施呢?美国一直说让中国先采取行动,中国说让美国先采取行动,这就瘫痪了。  到了2015年,我们的现实状况不同了,中国在法律上说得对,从现实实际来讲,我们也没时间了。中国现在是全世界最大的排放国,是过去的2倍。我们必须采取措施,必须快一点,没有时间了。现在必须合作,就像习近平主席、奥巴马总统去年10月份的共同声明一样,这是很大的突破,但还不太够。因为美方做得不够,做得太少了,我们需要鼓励两国领导人进行更多的合作。因为只有更多的合作才能有效减排。如果中国不做的话,美国也不会做。因为美国说中国已经提高排放,排放已经达到了美国的2倍,中国不先采取措施,我们也不会做。如果双方都这样踢皮球,就无法取得进展。  在此基础上,石油行业也不会让政府采取行动。中国的煤炭行业也在喊不要做什么事情。所以两国的领导人都处在这种状况,不能走得太远。我给美国提的建议是看一看科学研究吧,我们实际上可以做得更多。他们看了报告,认识到成果是对的。但是,他们害怕利益团体,害怕石油行业。我们的问题就是气候变化是真实存在的,不是政治,我们没有时间了,没办法等下去了。政治家们不太喜欢这个问题,可是他们需要大胆地合作。因为这是唯一的办法,只有这样才能成就我们的地球。联合国本身不是解决方案,只是一个组织。这个解决方案来自于大的经济体,也就是说现在有三个经济体,中国、欧盟和美国。我们三家必须共同达成强大的协议。日本也会跟上来,还有四个其他的伙伴,加拿大、澳大利亚,他们不敢做太多的事情,他们的石油和煤的生产很多,他们不喜欢。海湾国家也不太感兴趣。俄罗斯也不太感兴趣。  我们的地球怎么才能安全?只有中国、美国和欧盟发挥领导作用,我们才能达到安全。印度更是觉得我们这么穷,让我们干嘛?未来二十年这个事情连谈都不会谈。印度受气候变化的影响非常大,那个地方非常干旱。而且人口太多,太拥挤。印度人口占全世界的16%,可耕种土地占世界的2%,印度很危险,他们迟早会加入。政治上的现实是美国、中国、欧盟需要发挥领导作用。只要我们领导,其他人就会跟上来。  主持人:今天的讨论非常精彩,可是我们确实没有时间了,今天的讨论到此结束,希望大家在会后一起交流,让我们一起感谢萨克斯教授。  谢谢大家!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