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退火带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黑退火带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亶望凭啥嗜食活驴填鸭极尽豪侈王亶望大案显示大清江山衰败之势

发布时间:2021-01-07 13:49:12 阅读: 来源:黑退火带钢厂家

王亶望凭啥嗜食活驴填鸭极尽豪侈?王亶望大案显示大清江山衰败之势

清代姚元之的《竹叶亭杂记》中记载有这么一段史实。

乾隆年间,山西巡抚王亶望特别喜好吃驴肉丝,为此他的厨房中有专门饲养驴的人,养了好几头肥而健壮的驴。每当王禀望要吃驴肉时,厨师就在驴身上找一处最肥美的地方,直接用刀割一块下来,立即烹调好送到王亶望面前。驴身上被割了一块肉的地方鲜血淋漓,厨师就用烧的通红的铁块烙一下,于是血就会立即被止住。

王亶望还喜好吃鸭子,而且必须是填鸭。他也有专门养填鸭的人,饲养方式与都城的填鸭大致相同,不同之处是不让填鸭活动罢了。蓄养的方法是:取酿制绍兴酒的坛子,将坛底敲掉,把鸭子放进坛中,然后用泥土封住坛底,使鸭子的头颈伸到坛口之外,再用动物油和饭喂养。当然,坛子后面要留一个洞,供鸭子排粪便用。这样养上六、七天,就可以养得很肥很大了,这种鸭子的肉非常细嫩,像豆腐一样。如果王亶望偶然想吃豆腐,就要杀两只鸭子熬汤,然后用鸭汤煮豆腐,这样才能送给他吃。写到此地,姚元之叹道:“豪侈若此,宜其不能令终也。”王亶望生活奢侈到这种地步,真不知他的这种奢侈有没有止境!

王亶望的奢侈生活,在清朝官场绝非个别现象。

有清一代,自康熙中期以降,社会安定,有所谓的“康乾盛世”之称,社会上吃喝之风盛行。上层社会,官场交往,腐败与奢侈并行,形成了清代特有的豪奢之风。据《清稗类钞》记载,清代吃喝风盛行,以宴席种类繁多记录,有烧烤席、燕菜席、鱼翅席、鱼唇席、海参席、蛏乾席、三丝席诸名目。以碗碟多少大小记录,有十六碟八大八小、十二碟六大六小、八碟四大四小等。以应酬之繁,当以京师为最。王公大臣、八旗贵族和士大夫之间的官场交际、往来酒宴,有一日至四五次之多者。当时有人叹曰:“都门为人物荟萃之地,官僚筵宴,无日无之。然酒肆如林,尘嚣殊甚。”即使是地处偏远的甘肃兰州,也是“宴会,为费至巨,一烧烤席须百余金,一燕菜席须八十余金,一鱼翅席须四十余金。等而下之,为海参席,亦须银十二两。”

在甘肃主持捐监期间,王亶望权势大增,贪欲爆发。据王亶望本人后来供认。我得过属员银两甚多,所以外人编个口号(民谣、顺口溜)“一千见面,两千便饭,三千射箭”。事实确如所言,没有银子,要见面都难!乾隆四十二年三月,鞏昌府知府潘时选赴藩司衙门要见王亶望未果,后送银一千两递进,才见到王亶望。至于勒要属员物品,让属员代买皮张、衣服、古董等他从来就不给价。他属中随从的很多亲戚报捐监生,他从来不交银子,只叫属员填给实收,银子就算在了属员的帐上。他供认,在甘藩司三年任内,送银送物给他的人多得连他也记不清。正如他的下属常常议论的那样“王亶望无人不向婪索”!作为藩司,他还将每年本应发给各州县用于运粮赈灾的“脚价银两”三万二千两,装入自己的口袋,并心安理得地认为这是“属员对他的孝敬”。

王亶望之所以如此贪婪,如此嚣张,就是仗着他手中的“生杀”大权。他说过:“有州县待我好的我就叫他把灾分报多些,有些州县待我平常的我就不准他多报”。他推行“竞定分数开单派各州县照单开报”,目的就是使各州县官多给他送银送物品。王亶望要盖房屋,为赶在上冻前建好房屋,皋兰县知县程栋令工匠用热水和泥,计费银二万两。作为对程栋的回报,每年灾赈报销时,王亶望就让程栋多报一二万石赈济粮银。于是,各州县官纷纷效法,送银的名目繁多,什么节礼银、盘费银少则几百两,多者上千两。设想,如此权势,吃活驴、吃填鸭又算得了什么?!

“乾隆季年,诸贪吏首禀望”。这桩发生在乾隆三十九年至四十六年的集体众贪大案,震惊朝野。地方官员以赈灾济民的名义上下勾结、伪灾舞弊、折收监粮、肆意侵吞。此案牵连布政使及以下各道、州、府、县官员一百一十三人,追缴赃银二百八十万余两,连乾隆皇帝也惊呼,此案“为从来未有之奇贪异事”。最终,王亶望、蒋全迪被处斩刑,王廷赞处绞首,勒尔谨赐死;其余贪污数万两的巨犯斩首五十六人,免死发遣四十六人,革职、杖流、病故、畏罪自杀者数十人。乾隆帝坦承,查办此案实在出于无奈而不得不办,在办理过程中也不忍大办。捐监是此案的诱因,冒赈是其必然结果。后人评论,乾隆执法之严为前代之罕见,然而“诛殛愈众,而贪风愈甚”,王亶望大案显示大清江山衰败之势已是无可挽回。

内蒙古癫痫医院

南昌耳鼻喉医院

新疆肝病医院

福建银屑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