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退火带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黑退火带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法老的诅咒图坦卡蒙陵墓之谜

发布时间:2020-12-29 10:01:12 阅读: 来源:黑退火带钢厂家

法老的诅咒——图坦卡蒙陵墓之谜

在埃及尼罗河岸边沙漠中的帝王谷内,有一座属于法老图坦卡蒙的陵墓。在墓道的门上,镌刻着这样一行铭文:“谁打扰了法老的安宁,死神之翼将降临到他的头上。”这就是著名的“法老咒语”,也是一些帝王在他们死后惯用的手法,即通过一种极为独特的方式,试图震慑胆敢骚乱自己陵寝的后来者。那么,这位试图用诅咒保护墓葬的神秘的图坦卡蒙法老,又是什么样的人物呢?

一位名字叫菲利普·范得贝尔格的历史学家,他写了一部有关埃及古代陵墓的书。书中谈到了“法老的毒咒”这一令人毛骨悚然的怪事。大意是说:谁要胆大包天闯入法老安息的地方去扰乱他们的安宁,他最终就必然会挨到法老的一顿毒咒而毙命。凡是与埃及古代统治者陵墓有过接触的人,不论他们采取什么方式,或者是出于什么动机;换句话说,不论他们是为了科学考察,还是想靠盗墓来发财致富,法老王对他们的报复总是一视同仁的。

葬于埃及古代陵墓里的法老,他们的尸体早已成为木乃伊,显然,他们是不会杀人的。然而历史学家范得贝尔格列举了不少例子,证明确实有许多考古学家与法老的陵墓接触过以后,竟染上了奇特的病症而死亡。

开罗博物馆馆长盖米尔·梅赫来尔先生不相信这种说法,他说:“我一生与埃及古坟以及木乃伊打过多次交道。我不是还健在吗?”

就在那次谈话以后还不到四个星期,梅赫来尔就突然命归西天,时年不足五十二岁。据医生判断,他是因罹心脏病而死的。在他去世的同 一天曾有一队工人来到开罗博物馆,以便把一批珍贵的文物打包装箱。这批文物是从1922年在王谷地方发掘的著名埃及法老图坦 卡蒙的陵墓中出土的。其中有一只重2.5磅的金面罩。

梅赫来尔先生的暴卒要不是因为下述情况,恐怕并不一定会引起人们的注意。这一情况 就是:后来发现至少有四十名考古学家突然死亡的原因均与图坦卡蒙陵墓有所牵涉。这样一来,有名的考古学家卡莫洛尔爵士于1923年突然亡故这件事重新勾起人们的好奇心。“法老的毒咒”这句话就是从那时开始在科学界流传的。

卡莫洛尔和他的朋友卡尔特探索图坦卡蒙陵墓已有七年了,但直到1922年方才获得成功。在他的率领之下,一支考古队到达了墓中的阶梯口。阶梯曲折而下通往一道厚墙中的一扇门,墙上有一幅画着一只豺狼和九个囚犯的图画。打开门,沿着长廊往前走十米,这些考察人员又遇见一扇门这个门通往一间十分宽敞的房间,里面有不少稀世珍宝。但是使他们大惊失色的却是刻在一块泥塑板上的字:“死亡将张大翅膀扼杀敢于扰乱法老安宁的任何人。”

在另外一尊神像上,又见到了这样一段文字:“与沙漠的酷热相配合而迫使盗墓贼逃之夭夭并专司保卫图坦卡蒙陵墓之职者正是我!”

嗣后,于1923年2月着手开掘图坦卡蒙法老的陵墓;而时过不久,便从开罗传来了关于卡莫洛尔突患重病而亡的消息。他的姐姐在事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着:“死以前,他发着高烧连声叫嚷,‘我听见了他呼唤的声音,我要随他而去了。’”从那时以后,“法老的毒咒”这一传奇就不胫而走了。人们的恐慌心理达到了 谈虎色变的地步。当初,曾经帮着推倒墓里一道主要墙壁的莫瑟先生由于染上了一种近于神经错乱的莫名其妙的病症而毙命。随后相继死去的还有美国大富豪约瑟夫·伍尔夫以及首次对木乃伊进行X光透视的X射线学家 道格拉斯·里德。截至1923年年底,参与埃及国王陵墓发掘工程的人员中,就有二十二人莫名其妙地暴病而死。

上述遭到法老王报复的例子并非是孤立的。1971年,在开罗以南约30公里地方, 搜寻古墓而未获成功的考古学家埃默里先生突然全身瘫痪,旋即丧命。此外,来自斯特拉斯堡的杜米切恩教授,也因钻进刚发掘的陵墓和庙宇中去临摹铭文,后来遭到类似的厄运。人们在想:这些曾经与埃及古代统治者的陵墓打过交道的人,他们的暴卒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前面提到的那位历史学家范得贝尔格在其著作中试图以生物学上的原由来解释这种现象。开罗的一位医学教授伊泽廷·塔豪于1963年声称,根据他对博物馆的许多考古学家以及工作人员进行定期体检的结果,发现所有受过体检者的机体里均存在一种能引起呼吸道发炎和使人发高烧的病毒。其中有一种病毒的生命力特别顽强,竟能在木乃伊中生存达四千年之久。

也有许多科学家偏向于这样一种看法,即埃及古代的文化很可能利用有剧毒的害虫及毒物作为一种特殊的武器,用以保护埃及统治者的陵墓,使其免受暴力的侵犯。可以用来作为这一假设的例证是,1956年10月,地理学家怀尔斯在罗得西亚深山中挖掘卡里比陵墓时,有一群蝙蝠向他围攻。他被这群蝙蝠咬过以后,染上了一种前所未闻的重病,多亏现代科学的成果,他才幸免于难。

图坦卡蒙陵墓发掘者为何接连死去?图坦卡蒙陵墓的发现,无疑是20世纪最为激动人心的考古大发现。在这一发现引起巨大的轰动后,关于“法老的诅咒” 也随之出现。而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话题,同那些保存最为丰富和完好的陪葬品,以及所谓扑朔迷离的谋杀案一道,成为令图坦卡蒙这一名字广为世人熟知的重要因素。

对大部分图坦卡蒙陵墓的发掘者而言,“法老的诅咒”是笼罩在头顶上挥之不去的噩梦。从进入坟墓的那一刻开始,在其后的一段时间里,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死去。这些充满神秘色彩的事件,与图坦卡蒙陵墓中所刻着的咒语联系起来,经过媒体的大肆报道,引来了无数人的纷纷议论,一时间,“法老的诅咒”轰动世界。

据说,当1922年11月27日,即卡特的挖掘工作抵达了陵墓的前厅那天,在两座高大的雕像的背后悬有一块陶土铭牌,上面用古埃及的楔形文字写着一个警告:“我是图坦卡蒙 国王的护卫者,我用沙漠之火驱逐盗墓贼。”当时大家都没有把这句诅咒放在眼里。

当图坦卡蒙的椁室在1923年2月被开启后,人们又在椁室的上方发现了另一块铭牌。几天后碑记的内容被翻译出来,那是第二条令人恐惧的诅咒:“谁扰乱了法老的安眠,死神将张开翅膀降临他的头上。”

为了不引起大家的恐慌,卡特当时没有将文字翻译的结果公布出来。但在此后的清理发掘中,卡特和其他专家又发现了两条诅咒,警告不敬的人放弃开掘这座陵墓。卡特仍然毫不在意。

然而,就在开启图坦卡蒙椁室的那天,当那辉煌的“金墙”展现在众人面前的那天,一只毒蚊在卡纳凡勋爵的脸上叮了一口。此后,卡纳凡便患了坏血症,他发起了高烧,牙齿也陆续脱落,看上去他似乎极为疲惫,又似乎遭受了某种惊吓,他的精神和身体变得非常糟糕。3月初,卡纳凡搬到开罗,但他的脖子开始肿胀,并发肺炎。他的妻子从英国赶到了开罗,儿子也从印度赶来了。3月下旬,卡纳凡的高烧直升到40摄氏度,而且持续了12天。据医生说,是伯爵在刮胡子时割破了一个伤口造成了感染。3月20日,卡纳凡的妻子通知卡特,卡纳凡患了坏血症,于是卡特也赶到了开罗。4月4日凌晨2点时分,已持续昏迷10多个小时的卡纳凡去世了。就在那一刻,整个开罗突然间陷入黑暗,持续断电达5分钟。另据报道说,他远在英国的爱犬也于同一时间死去了。不可思议的是,在临死之前,卡纳凡发着高烧连声叫嚷:“我听见了他呼唤的声音, 我要随他而去了。”

“卡纳凡勋爵成为被法老诅咒索命的第一人。”日益发达的报纸随即刊发了这样的新闻。大多数报纸在头版位置用醒目的标题这样写道:“法老们开始复仇了!”并引用上面提到的两条咒语,言之凿凿地声称:考古学家卡特打开图坦卡蒙的坟墓后,释放出了一个法老的诅咒。

从此以后,法老的诅咒就不胫而走。在其后的数年间,有数十位跟图坦卡蒙扯上了关系的人,先后猝然死去。其中有发掘者,还有参观者以及研究人员。

在卡纳凡勋爵死后不久,他的老朋友、美国铁路业巨头乔治·杰戈德,走进了图坦卡蒙的陵墓,仔细地参观了一遍。但第二天杰戈德便无缘无故地发起了高烧,并且就在当天夜里猝死。

1926年3月,法国埃及学家乔治·贝内迪特在参观了图坦卡蒙陵墓之后摔了一跤,这一跤就要了他的性命。同年,勒·弗米尔教授在参观了图坦卡蒙陵墓后的当天晚上,就在睡梦中死去。 英国实业家乔尔·伍尔,他在参观之后发起了高烧,接着就莫名其妙地去世了。

第一个解开裹尸布,并用X光透视图坦卡蒙法老木乃伊的解剖学专家齐伯尔特·德利教授,才拍了几张X光片就发起了高烧,身体急剧地衰弱下去。他不得不带病回到伦敦,第二年他就死了。

1928年4月,卡特最重要的助手、考古学家亚瑟·梅斯也不幸遇难。他是帮助卡特打通图坦卡蒙陵墓最后一堵厚墙的人。在完成这项工作之后,他的身体便每况愈下。就在这一年,他毫无理由地陷入深度昏迷,死在了旅馆里。这间旅馆,就是卡纳凡勋爵生前最后居住过的那一家。 同年,卡特的另一位助手迈斯死于间歇性的高烧病。而迈斯这奇怪的高烧病,起源于1924年,即打开图坦卡蒙陵墓的第二年。

1929年11月,卡特又一位助手理查德·贝瑟尔在工作之后死于心脏病突发,时年45岁。他87岁的父亲这时远在伦敦,听说了儿子的死讯后,从住处跳楼身亡。为老贝瑟尔运送灵柩的马车则在路上撞死了一位行人。

此外,南非一个富豪在参观图坦卡蒙陵墓现场后,莫名其妙地从游艇跌落进风平浪静的尼罗河,惨遭淹死。另一位名叫 马尔的美国实业家在参观陵墓后,也因高烧而死于乘船回国的途中。而另一名考古学家埃普林·霍瓦依特博士则在离开图坦卡蒙陵墓几天后自杀身亡,他为世人留下了如下遗言:“我因受到法老的诅咒而离开这个世界。”

同样在1929年,最早的受害者卡纳凡勋爵的妻子阿尔米娜夫人也死去了。据说,她也是被一只毒蚊叮咬后死去的,整个过程,甚至毒蚊叮咬的部位也在左脸颊,与6年前死去的丈夫一模一样。

截至卡纳凡勋爵的妻子去世的1929年,已经先后有22位与图坦卡蒙陵墓直接或间接扯上关系的人死于非命。

但法老的诅咒并未就此消失。1966年,埃及应法国的要求,决定在巴黎举行古埃及珍宝展。为了满足人们的好奇心,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图坦卡蒙陵墓中的珍宝。埃及主管文物的官员穆罕默德·亚伯拉罕,在进行讨论的那段时间,做了一个奇异的梦。梦中有人警告他,如果他让图坦卡蒙的珍宝远离埃及,他必将死于非命。作为土生土长的埃及人,穆罕默德对沸沸扬扬的“诅咒”之说有着天生的畏惧。于是,他再三向上司陈词,极力阻止图坦卡蒙珍宝的出游。然而决定已经做出,他的理由显得苍白无力,最后,他只得在文件上签字同意。

在签字会议结束,离开会场的时候,他被汽车撞倒,重伤昏迷,两天后死去。

1972年,图坦卡蒙珍宝又将随其他埃及文物赴英国展出,这是打扰法老安眠和来世之路的“始作俑者”卡特的故乡。就在工人们开始将开罗博物馆中的文物依次打包装箱之际, 52岁的开罗博物馆馆长加麦尔·梅赫莱尔死于心脏病突发。珍宝来到英国,负责安排展出的承包商在展出正式开始的前夕猝死……

这些充满神秘色彩的事件,虽然多少有报纸夸张和牵强附会的成分,但至少要比古代零星的文献记录来得可靠些。那么,“法老的诅咒”究竟是不是一种魔法的力量呢?神秘的故事勾起了人们无尽的好奇,同时也引来了众多学者专家的注意,他们纷纷开始研究“法老的诅咒”之谜,并提出了一系列科学的解释。

一种说法认为,所谓“法老的诅咒”与墓室内的毒气有关。科学家曾在一些法老的陵墓中发现过一种能存活上千年的致命真菌。也许这就是卡纳凡勋爵以及更多受害者致死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外,古埃及人善于调制毒药。有人认为一些受害者也可能是中了某种尚不为人所知的毒气的侵害。当然已被证实确实存在的尸毒也被列为“杀手”之一。因此,现代的考古队员们在最初进入墓室的时候,都会穿戴上防护的服装,以及面罩、手套等等。

另一些专家发现,许多法老陵墓,包括金字塔的一部分是由带放射性的石料砌成的。也许,古代埃及人已经发现了放射性物质的作用,用它来保护法老身后的平安。当然那些纯度较高的含铀矿石也可能是无意中被用做建筑墓室的材料的,但也许正是这种放射性的伤害导致了入墓者的死亡。

此外,有专家分析说,心理压力可能也是导致悲剧发生的一个重要因素。令人窒息的长长的黑暗墓道,以及对神秘传说先入为主的接受,都在加深着一些人的畏惧心理,对意志较为薄弱的人来说,心理压力如果不堪重负往往造成重病,乃至因病而亡。

当然,许多所谓“诅咒”的受害者或者本来就是正常死亡或意外事故,只是因为巧合而被报纸统统归于其列。

不管怎么说,挖掘图坦卡蒙陵墓的“始作俑者”霍华德·卡特就始终没有受到“法老的诅咒”的影响。他在发掘图坦卡蒙陵后,又一直平平安安地活了27年,并且在这27年里,卡特又发现并挖掘了哈特舍普苏女王、图特摩斯四世的陵墓。他是掘墓者中活得最长的人,死时66岁。可以说卡特是“法老的诅咒”的最好诠释。然而,在有些人眼里,卡特的“长寿”只是被看成例外,是这个始终未能解开的谜的一个著名的例外。

关于图坦卡蒙的种种未知的方面也许还将笼罩在神秘之中,因此可以肯定的是,图坦卡蒙的名字和他的故事会一直流传下去。他短暂的一生,他神奇的陵墓,还有他的诅咒,都使他成为了最为著名的埃及法老。正如古埃及经师所写:“当你的双唇紧闭时,让你的名字继续前行。”

济南做人流较好的时间

焦作哪家银屑病医院安全可靠

北京颈椎病医院哪家好